最新地址 http://456ci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真实经历,淫蕩人妻忆如 [3/8]


舌头刚触碰到忆如的穴时,她微微的颤抖一下.而我却不知是舔到刚刚沖洗的水,还是她的淫水,觉得那个水一下子沾澌了我的嘴.

我奋力的舔着,也慢慢的将舌头深入她的穴内左右的搅动着,只见忆如开始不断的轻叫着:嗯~~哼~~~啊~~~

而我也感觉到有一股暖暖的液体慢慢的流出,滑滑香香的,我受了这一股淫水的冲击下,更不断的舔着吸着.忆如也开始扭动起她的屁股来,似乎已经在我的吸舔下,慢慢地进入淫蕩状态.

我随着她扭动的屁股,双手抓住她两片的屁股,想要她尽量的不动,她却越动越厉害.

舔了一会后,我起了身子,左手握起我的小弟弟,往忆如的嫩穴用力的插进去,她叫了一声后,随即就发出舒服的’嗯~~啊~~’声.

我抽插的速度逐渐的加快,她的喘息声也越急促,叫的声音也越快越大声.

然后我将她转过身来面对我,我在从前面插她的穴穴.

过了一会我将她抱起来,她的双腿环扣在我的臀上,小弟弟还差在她的穴穴上,就这样的将她报到卧室的床上.

我将她压在床上,双腿直直得拉高并张开,让小弟弟能够直冲她的穴心.

忆如不断的叫着:啊~~~~啊~~~~

我听到她的叫声,更加的用力,连小弟弟撞到忆如的穴心都有感觉.

过了一会,她开始喊着:我~~要~~飞了~~~~飞了~~~

我知道她的高潮来了,更是用力的干着她的穴.

直到她慢慢的没声音后,我将她转身后,臀部靠在床沿,上半身则握躺在床上,我採用后插式,将小弟弟不客气的用力插进去,并用力的抽插着.

忆如又再度的大叫起来喊:好~~深~~喔~~~~~啊~~~~啊~~~

而小弟弟抽插着忆如的穴时,也不断的’啪啪’做响.

我一边干着忆如的穴,一边想起我在她老公的床上干着他的老婆,不禁的更加的兴奋.

她老公绝对想不到,此时此刻正有人在干他的老婆.

我慢慢的俯下身子,趴在忆如的背上,嘴巴靠近忆如的耳朵对她说:有没有被强暴的感觉呀!

忆如说:有~~,快~~强~暴~~我…

我又问:是谁被强暴?

忆如回说:是我~~

我说:你是谁?说出名字呀!

忆如说:是XX忆如被强暴~~~

我又说:那你喜不喜欢被强暴?

忆如说:喜~~欢~~

我问:多喜欢?

忆如说:好~~喜~~欢~~

我说:你知不知道你在哪被干呀!

忆如说:在~~我~~家~~

我说:不,在你老公的床上,我现在在替你老公干你.

忆如说:嗯~~那你~~要~~好好~~的干我~~

我将她的头微微的擡起,看着墙上挂的结婚照说:你看,妳老公正在看你被干,看你在偷情,感觉怎样啊!

她低下头说:很兴奋,真的好想让她看见我被干的样子.

我听到他这样一说,心想她心中已经没有罪恶感了,完全埋没在淫慾的慾海中.

于是我又问她说:那妳想不想让别人看我们做爱的样子.

她说:不要啦!这样很丢人耶!

我说:有什么好丢人,如果他受不了也可以加入我们呀!

她说:啊~~可以~~吗?

我说:你真的想吗?如果妳想我就找人玩妳.

她不说话.我又说:要不要吗?

她说:好啊!不过你也要在喔!

我说:我当然会在,怎么会让你一个人让别人玩呢.

在我听到她如此的放后,我更加的用力干着.

过没多久,忆如又来了第二次的高潮.

我趁她慢慢停下来后,将她拉起来往客厅走去.

她吓了一跳说:不要啦!窗帘没拉会被看见啦!

我说:没关係啦!妳家在九楼这么高,客厅又是暗的,外面那么亮,看不见里面的.

她听我这一说,才问:真的吗?

我说:当然是真的,何况妳刚刚不是也说想要被人看吗?怕什么.

于是我坐在沙发上,她背对着我坐了下来,我的双手不断的摸着她的乳房,偶尔还捏着她的乳头,让她’啊~~啊~~’的作响.

忆如一上一下越作越用力,淫水声也不断的’吱吱’做响.

这时忆如一不小心,臀部提的太高,让小弟弟跑了出来.

于是我示意要忆如转身过来,双脚蹲在沙发上,面对着我坐在小弟弟上.这样一来我的手可以抚摸着忆如的丰满臀部,我的嘴巴还可以吸着忆如的乳头.

她一上一下的让我的小龟头忽然的暴涨,我为了要缓和一下暴涨的紧绷,将忆如侧躺在沙发上,擡高她的一腿放在我的肩上,然后我採用跪姿的姿势,跨在她的另一腿上,在将小弟弟插入她的穴穴内.

这样的姿势,也可以插到最深处.

我不断扭动我的腰,使小弟弟一前一后的抽插着.

而忆如却是不断的尖叫着直喊:不要~~~啦~~太深~~了~~

一直重複的叫着,我置之不理,还是不断的干着忆如的穴.

果真,这姿势太猛了,没有只下,忆如又高潮了.

当她高潮过后,我将她扶正坐在沙发上,双腿张开.

我则跪在地上,小弟弟的高度刚刚好对着忆如的穴穴,我再度的插进去,且不断的冲刺着.

忆如也不断的叫喊着

我将嘴再贴到她的乳头,用力的吸起来.

忆如的淫水流遍了大腿及沙发上,到处都是淫水湿掉又乾掉的痕迹.

过没多水,忆如又再度的吶喊着:我~~要~~飞了~~~~飞了~~~

忆如又来了一次高潮.

但我也快要差不多了,已经到了快喷发的状态了.

此时我更加的用力插.

忆如的叫声从没有停过,一值得吶喊着.

最后我问忆如说:我快射了

她说:快~~射进来~~~我~~那天~~算过~日子了,在~~过几天~~我的~~MC~~就来了,我想~应该是~~安全期.

我则说:我不要射里面,我要射妳的嘴内.

她毫不考虑的说:好~~来~~射我嘴里~~

于是我再度用力抽干着忆如,到的最后射精的关头,我牙根一忍将小弟弟抽出来,站到沙发上,将小弟弟整跟往忆如的嘴巴送进去,龟头一放鬆,存放在龟头内满满的精液,有如’千钧万倾’之势,喷射在忆如的喉咙内.

我的小弟弟不知射了多少,似乎满多的,因为小弟弟一直不断的在抖动着,每抖一次就射一次.

等小弟弟抖动次数越来越少后,我正要慢慢的将小弟弟从忆如的口中抽出时.

忆如居然开始舔我的小弟弟,但却不见忆如将我的精液给吐出来.

忆如卖力的舔着每一滴精液,用舌头头龟头,又用手前后挤出我的精液,然后又含住我整跟小弟弟.好像很怕浪费任何一滴精液一样似的.

而我却被她舔的痒的受不了.

最后好不容易忆如停了下来.

这时我才问她:妳把精液吞啦!

她说:对呀!

我说:那不是很腥吗?妳应该将她吐掉的.

她说:我不知道耶!因为A片都是这样演啊!而且味道很好呀,并不会腥呀!

我说:其实吞下去是不会怎样,不过我没吃过,所以总觉得很腥吧!

我又说:如果以后妳不喜欢可以将她吐掉,不用吞下去.

她说:喔!不过味道还不错耶!

这时我看了一下手錶说:啊!都快五点半了,想不到我们还干满久的.

忆如搭着说:对呀!你真的很强,居然可以玩这么久.

我说:哪里,哪里.

我又说:下次我就找个人好好干妳.

她急着说:不要啦!我只要你就好了.

我说:不行,这样你就不知道3P的乐趣了.

她说:妳玩过呀!不然妳怎么会知道有乐趣.

我说:就是没玩过,才想玩看看.

她接着说:那怎么不找个女的来玩3P呢?

我说:哪有女生愿意和我们玩啊!找男生还比较快.不然你去找,妳找得到我就玩给你看.

她说:好啊!我去找,如果被我找到,妳就得玩.

我说:我不玩要花钱的喔!像援交或妓女我不要,还有来路不明的也不要.

她说:我才不会找那种勒.

我又说:好,看谁先找到,就先玩.

她说:哪有这样的.我也先声明,太丑的不要,来路不明的不要,年纪太大的不要.

我说:哇!要求这么高,哪里找.

她接着说:找不到,那就不要啰!

我说:好!我就找一个年纪比妳小,外表又清秀的小帅哥跟你玩总可以了吧!

她笑着说:妳找得到我就玩.

我内心偷笑着说:其实我就有一个这样的朋友,不过在高雄,到时我再设计妳一起玩.妳逃不过了.

我马上又接着说:你说的喔!不能后悔喔!